王中王论坛www74123com

清河的秋天作文500字

发布日期:2019-10-13 07:59   来源:未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当叶子逐渐萧疏,秋林显出了它们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

  最动人是秋林映着落日.那酡红如醉,衬托着天边加深的暮色.晚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暮色浸染,那是一种十分艳丽的凄楚之美,让你想流几行感怀身世之泪,却又被那逐渐淡去的醉红所慑住,而情愿把奔放的情感凝结.

  曾有一位画家画过一幅霜染枫林的《秋院》.高高的枫树,静静掩住一园幽寂,树后重门深掩,看不尽的寂寥,好像我曾生活其中,品尝过秋之清寂.而我仍想悄悄步入画里,问讯那深掩的重门,看其中有多少灰尘,封存着多少生活的足迹.

  最耐寻味的秋日天宇的闲云.那么淡淡然、悠悠然,悄悄远离尘间,对俗世悲欢扰攘,不再有动于衷.

  秋天的风不带一点修饰,是最纯净的风.那么爽利地轻轻掠过园林,对萧萧落叶不必有所眷顾——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生死就是生死,悲欢就是悲欢.无需参预,不必留连.

  秋水和风一样的明澈.“点秋江,白鹭沙鸥”,就画出了这份明澈.没有什么可忧心、可紧张、可执著.“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秋就是如此的一尘不染.

  “闲云野鹤”是秋的题目,只有秋日明净的天宇间,那一抹白云,当得起一个“闲”字野鹤的美,澹如秋水,远如秋山,无法捉摸的那么一份飘潇,当得起一个“逸”字.“闲”与“逸”,正是秋的本色.

  也有某些人,具有这份秋之美.也必须是这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美.这样的美来自内在,他拥有一切,却并不想拥有任何.那是由极深的认知与感悟所形成的一种透澈与洒脱.

  秋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是充实的季节,却是澹泊的季节.它饱经了春之蓬勃与夏之繁盛,不再以受赞美、被宠爱为荣.它把一切的赞美与宠爱都隔离在澹澹的秋光外,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远远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秋.

  这篇散文写得很美.诗化的语言与句式,浓情的点染和描绘,是其外在的美;而态度的旷达与淡然,思绪的透澈与洒脱,则是其内在的美.作者把秋天人格化、个性化了.这种人格和个性的风度,就是秋天深层美的极致和底蕴.

  秋意浓入肃杀,一阵风过,光秃秃的树干上颤颤地缀着几片不肯就去的枯叶,瑟缩地打着旋儿.倏地,一片落叶飘进了我摊开的书页.黑黄的色,边儿早已碎败,蜷曲着身子,不知被什么虫子咬得满是疮洞.我突然想到愁,不正是心上搁了个秋么?

  我悲秋,我亦恋秋.每当第一片落叶从浓密的绿中飘飞下来,每当凉凉的秋雨无声地润了我的窗帘,那种夹杂着甜味的愁就袭上来,牵出一线忧思,唇边也会滑出一声长长的“唉”,落进心底,化作一怀莫名的悲哀.

  人生,不都如这枯叶么?在转瞬即逝的浓绿后转黄,变黑,飘飘地落地,不知葬身于哪一角落.

  又一阵风过,叶儿在书页上颤了颤,想要飞去,我捂住了它,想把它嵌入书中,又觉得摊开的这本书词语太热,容不得这冰浍的形体,须得另寻一本.

  从枕旁的书堆上取到一封未拆的信,想是同寝室的给带回来搁在那儿的,一看那刚劲的字立刻就像看到了那双闪着亮点儿的眼睛,一股热热的生命的力量关不住般地从那里面溢了出来.于是,我的搁上了秋的心顿然感到一阵麻酥酥的暖意.他爱我,但他更爱大山——这使我气恼,大学毕业后,他选择了大山!

  拆开封口,抽出信来,一片红红的什么被带了出来掉在地上,定晴一看,腾地涌起一股热,热,从心窝里往外冒的热——那是一片火一般红的枫叶.

  我木然地站着,下意识地将两片秋叶搁在一处.顿时,那片枯叶在红枫的映照下越发显露出它的可憎可怜!我迷惘起来,我并不懂自己,何故竟会生了要将这片以枯死的形体冷了人心的叶儿珍藏起来的雅兴?

  “你爱这大山的红枫么?”那双洋溢着热热生命力的眼睛盯住我说,“是的,它也坠落于肃杀的秋风之中,然而,它却是挤尽了热,将自身烧得通红,用自己最后的生命,给寒冷的世界装点上一片红于二月花的色彩……”

  我慢慢觉到,心上搁个秋,并不尽是愁.人生的春固然可爱,但也用不着为留它不住而无端发愁,即使到了秋,也还有这烧红的枫叶,何况春后面还有夏哩.

  北京城最值得留连的秋天景色,依我看不在香山山里而在山外,在燕山山脉逶迤而西的沿山一带.这时候乘坐汽车在八达岭以北的公路上行驶,车窗外就呈现出不断变换画面的自然景观.绕过一道山梁是一幅米勒,再绕过一道山梁是一幅马奈.色彩从四面八方聚拢来,个个都活蹦乱跳,都有生命.黄的黄得彻底,红的红得透明,绿的绿得苍郁,就连天上的白云也卷曲如鸡毛状,在瓦蓝瓦蓝的天空中飘荡.坐在车里的人们不由得兴奋起来,带着淡淡的伤感:“好个秋天呀,怎么如此仓促,还没把你看够就要走了呢?”时序已进11月,难免会生发出这种眷恋的伤感情绪.但是这种情绪之所以发生,倒不是由于经历了太久的夏季单调绿色的浸泡,也不仅是由于秋阳下大自然呈现出来的美丽色彩和对于温暖秋季的眷恋,而是因为眼前的和谐与美实在令人销魂,在于这些似乎未曾见过的灿烂色彩是如此丰满、充足,它们在特定的角度里因阳光的照射而扩散出来的乡土情调和文学韵味竟然如此深沉、如此浓烈.因此说秋天是色彩的世界或者说秋天是色彩错杂光影幻动的世界就都远远不够了.为什么呢?因为生命才是最可宝贵的,没有生命的世界总是僵死的.我们说某人画得好,那是因为他的画有灵气,而所谓灵气也就是生命.秋天并非平静如水,秋天也非只闻虫吟.秋天是炽烈的、喧闹的、跳动的.生命在这个季节唱出了它的全部美丽,唱出了它最高亢的生命之歌.而且愈是接近秋与冬的交界处,生命愈是顽强地表现自己,竭力要在大自然的美景里面挤进或者留下自己的一滴颜色、一种声音或一份韵味,就像一位老画师在他的晚年把毕生功力都画到画布上去一样.

  请看公路两旁的白杨树吧.白杨树已经老了,虽然树叶开始脱落,有的已经老得不成样子,枝桠毕露,依然昂首向天.这白杨树生性倔强,就连它掉在地上的叶片也不甘心就此零落成泥,即使干枯了残破了,依然蜷曲身姿翘出坚硬的不规则形状,倘若有人踩上去,那金黄色的看似绵绵的绒毯定会发出抗议的叫碱.

  在金色的秋天的阳光下,坐在车里的人们心头颤动了,即将或正在逝去的秋天使人们沉默无语,都沉入对于生命的伟大力量的赞叹.蓝天、白云,近处的白杨、远山的红树、山坳里的油松以及不知名的杂树乱草,车子真好像驰进印象派画家的油画里来了.色彩是如此调和,画面是如此丰满,汽车的发动机醉意朦胧地哼着,人们都不说话,好像也醉了,好像这一切,山、石、林、树、人,以及钢铁制成的车身,都有了生命,都在表现,都在使自己成为这些风景画中不可缺少的宝贵组成部分.于是车子里的人们开始坐不住了,都在心里问自己,怎么住在北京城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真正的秋天,怎么平庸到把北京的秋天只局限于楼顶碧空下盘翔的鸽群和夜晚天上被两棵枣树刺得眨眼的星星和苍白的月亮了呢?

  原来在北京的一角,在这不知名的不起眼的也没有名目的沿山公路一带,平凡、· 深圳去哪里买水货比较便宜今晚开什么码,偏僻、普通到不值得提起的山区,竟然蕴藏着北京的秋天,蕴藏着秋色之美的真髓!

  相对百花齐放的春而言,人们总有些害怕秋的到来,尽管,秋也被誉为丰收的季节.然而,在习惯性用语中,人们始终会忘记夏与冬,而习惯用“春秋”表示一年.春天象征着早晨与开始,秋呢,则无疑是傍晚和结束.无意之间,秋便从夏末的余热里悄悄流走了,人往往会不经意的忽略了它的存在.

  微凉的风,无声无息的被挡在门外,无法进得门内的世界,只因门外属于自然,门内却属于人生.直到门内的人透过窗户望见了门外落叶的几抹金黄,才发觉到了什么.秋,原来果真是金色的,并不逊色于春的翠绿.不过,那就是一袭轻纱般的美梦,飘过身畔,随后被白雪所替代.

  秋去了,去往何处了呢?难道,又默然回归西方白色的净土了吗?雁儿们或许早已迁徙,却忘记了它们当初迁徙的时候排的队伍是“一”字或“人”字;虫儿们仍在田间呢哝,吟唱着单调而令人费解的诗歌.透过逐渐暗淡的金黄,能想象出一幕情景:站在高耸的山顶,俯视山下片片梯田,以黄色调为主,各色的一块块田地,排成规则的形状,是否更像壮族妇女精巧的手工织出的彩锦?偏偏,门吱呀一声关上了,自然的力量渐渐熄灭,直至改变了本应富含的颜色.

  于是,秋就这样在紧闭的门口落下了,甚至去得不留一丝痕迹.门成了秋的镜子,一面照着梦,另一面照着现实.不知道门外落下了多少黄叶,却如剪影般被碾作了尘土,或被凉风吹到了某个不知名的荒原.门内仍是寂寞,有人在临窗吹笛,残碎的余音反而比主旋律更为隽永,更是耐人寻味.那是一种等待,仿佛快要发霉的长久等待,在麻木里,永远不用去担心是否能等到结果.

  昏暗与朦胧中,再次嗅到桂子的清香了.独坐在空阔的椅子上,望见檐角的水滴变成冰霜,望见墙隅的蛛网又起了厚重的灰尘,才知道炎夏已走,蜘蛛早已经不住旧巢了.大概,虫子们都已经到了生命终结的时候,或进入了不知多长时间的休眠状态.从狭长的门缝里,只偷窥到半缕凉月的微光,那门外的世界,到底需要门内的人怎样去创造呢?一转眼,门内依旧,门外却已万变,带不走的,仅是一声迟到的叹息.

  秋是循环出现的,而不同于季节的事物的未必尽可循环,变化之所以称为变化,规律又有谁能明确的丈量猜度?听说秋天的蚊虫总会带上恶性病毒,在那时候人也容易感染上疟疾,只期待着来年春天能将不好的东西全部清除,然落得的依旧是“人比黄花瘦”.

  终于鼓起勇气推开了紧闭已久的门,原来,凉秋深处,仍有桂之芬芳,浮动暗香的夜坠落了,明天将会升起艳阳,或许吧……一片小小的落叶,倏的掠过柔软发际,飘到温度回升的手心,呵,我竟然把秋拾在手里了.

  淡淡的风从敞开的窗溜进来.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闻到了这初秋时雨的气息——有些许浅浅的愁绪藏在清凉之中.虽然只是初秋,但是风已经没有了盛夏时那种所向披靡和凌驾一切的气势.大概是因为厌倦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孤寂想要寻回春天以后失去了的一些东西吧.虽然经历了几天的连绵秋雨,道路两旁的树木依旧如盛夏时的那般葱郁,见不到多少落叶散落在这城市的水泥地上.

  记得小时候对雨有一种强烈的厌恶感,特别是像春天和现在的连绵细雨.那时还是住在郊外爷爷盖的那栋老房子的时候.觉得天空像是经过了某位水墨画大师挥毫泼墨过的宣纸,让人心中产生莫名的压抑与沉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只能困在房子里不能随意出去玩.于是心中盼望着快点雨过天晴.然而这连绵的秋雨似乎偏要与我作对,一下就是好几天.有时实在无聊,我就坐在大门口,看淅淅沥沥的雨在院中的坑坑洼洼里聚集成若干个小水溏,看不断生出无数的涟漪在水塘中轮回转世.溢出的雨水与新的雨水汇入几条一指来宽的我所认为的小溪流,沿着小土坡顺势而下流出院外,消失在视线尽头.会流到哪里去呢?我开始想象,于是便不觉的无聊了.

  雨终究是要停的,无论它下了多久.随着雨慢慢渐减少,天空渐渐明亮起来.有时候太阳出来的太心急,还会看见真正的“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金色的雨丝幻化成金色的涟漪,在院中的金色池塘中依旧轮回.我也渐渐明白,最美的阳光原来不是在万里无云、骄阳普照却令人燥热的时候,而是现在这种经过了连日的阴雨,愁云刚刚消散,空气滋润清凉的雨后初晴时.于是我对雨的厌恶减淡了,同时对初晴的雨后情有独钟起来.